赣视网赣视网 > 娱乐 > 明星专访 > 正文

罗马专访胡晓峰:好莱坞明星来拍戏不是来享受

2012-11-19 17:05来源:网易娱乐

  


罗马电影节专访制片人胡晓峰

    胡晓峰这个名字,普通的电影观众可能并不太熟悉,但是熟悉中国电影圈的人会知道,这个名字总是和冯小刚、吴宇森、张艺谋等大咖出现在一起,他是《夜宴》、《赤壁》、《摇啊摇,摇到外婆桥》、《活着》等影片的执行制片人及制片主任,是这些大导演、大制作背后的“大管家”。这次,作为《一九四二》的执行制片人,胡晓峰也在罗马电影节期间接受了网易娱乐的独家访问。

  到了和记者约见的时间,胡晓峰浑身淋得半湿走进酒店大堂。原来这个铁杆球迷趁着来罗马的这几天时间,跑去看了场意甲。别看在电影后期宣传期间胡晓峰看起来相对轻松,但《胡晓峰》拍摄期间,他带着他的制片组,负责了整个剧组的人员、物资、道具、安全等等除了艺术创作之外几乎所有的事,所以在采访的时候,胡晓峰对拍摄时候的小段子信手拈来,讲的生动有趣。别的主创往往跟记者聊电影的意义、价值、思考这些东西,突然在胡晓峰这里听到那些拍摄背后的趣事与艰辛,这让《一九四二》这部电影似乎丰满了起来。

  谈拍摄:《一九四二》安全压力最大

  《一九四二》剧组常规工作人员四百多人,群众演员最多的时候一两千,仅在山西就有28个场景,动用的物资更是不计其数。然而对胡晓峰来说,这些都不是大问题,最大的压力是安全问题。“其实我最担心的是安全,这镜头真的要爆破的时候,这心真的跳。”

  网易娱乐:《一九四二》是您所有做过的电影里面最有难度、最辛苦的一个吗?

  胡晓峰:是这样,之前我不是给吴宇森做过《赤壁》嘛,做《赤壁》其实那片子很大,我筹备了一年,拍了九个月。我自己的体会是,其实不是说的哪部戏很难,哪部戏简单,就是它的难点不一样。这部戏确实在我拿到剧本一看,第一遍我觉得这个剧本特别打动我。导演说了十多年前看了这个剧本,就想把这个电影给拍了,我记得我和小刚做第一部《夜宴》的时候,他跟我念叨过这个事儿,几年以后他告诉我说可以做了,我看完了之后觉得真的是很感动。完了我得要看第二遍,这第二遍看的,我这脑袋就大了。因为确实那个场面嘛,就是场面,而且他每场戏都得有场面,没办法,因为难民逃难嘛。后来跟导演开始交流,做预算。交流导演就提出来要顺拍,就是顺着故事的发展,这个通常电影不那么拍。就是完全按照戏的情节。

  网易娱乐:您知道导演为什么要提这样的要求吗?

  胡晓峰:后来我跟导演提过(疑问),那导演当时的解释就说服我了,第一因为戏比较重,而且走心的,内心的戏,他希望演员们也是能够从逃难开始,有这个情绪的连接。这么着逐渐逐渐的,这样好便于演员的掌握。再一个方面是说,因为这种年代戏,比如说举个例子,张国立这个胡子,你很难在一个场景里既拍三个月前,又拍三个月后,一下拍出来,他的胡子刮完就没了。就是说你没法儿去让他那个按场景来拍,得按照戏来拍,服装也是这样,服装不能说我做的新服装,一开始稍微新一点,逃难刚开始,完了逐渐的越来越破,如果我不顺拍的话,那这里面既有破的,又有好的,我把好的做成破的以后,下一场戏我怎么再有好的服装呢?它一定要随着这个戏往前走,服装一点一点做旧。完了我觉得这些理由确实(充分),这个戏必须得是这么做,而且冯导演十几年前就想拍这个戏,我们就辛苦点就是了。

  网易娱乐:肯定不是辛苦了“一点儿”。

  胡晓峰:真是,后来拍起来就感觉出来了,虽然我有这个思想准备,但是我觉得它比我想象的要复杂。因为如果是一个一百人的剧组我都好办,这个常规的剧组就四百人,光道具就一百人。将来你们看那字幕能看出来,道具特别多,服装道具都多。为什么会那么多?你就比如服装,我当时给艺谋拍《秋菊打官司》的时候,我们当时在农村是这样的,就是说买新衣服,去和当地的老百姓去换,换他们的,他们有一些压箱底的老衣服,然后我们给演员,穿之前消毒,完了演员穿上,农民也很高兴,因为他换了新衣服了。现在这种方法已经不行了,因为到了农村以后,农村也没旧衣服了,所以全部都得是做新的,把它做旧,而且得拍几天就做一次(旧)。

  网易娱乐:这可是四百多号人的衣服。

  胡晓峰:不是四百,四百人是工作人员。拍这些场面的时候,群众演员最多的时候是一千两百人。那是我们最大场面拍的时候,拍轰炸的时候,有一场拍了十五天。

  网易娱乐:轰炸是这部戏里最大的场面?

  胡晓峰:对,就这么一场戏,夜里三点开始化妆。一千两百人,连化妆带穿服装,冬天。提前几天韩国的特效就得把炸点全部埋好,他们第一次埋炸点是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,完了就拍一天,第二天就局部的了,完了停下来,让他们再埋炸点,再拍第二遍。

  在拍这些戏的时候,因为跟韩国同行也合作过很多次了,他们的安全系数比较大,其实我最担心的是安全,你想又是马、又是车,又是人,男女老少,那真是一爆破以后,马就惊了,就跑。虽然说马经过训练,但是它终究是个动物,踢谁一下肯定是骨折。因为拍这种戏多了,所以都知道应该怎么准备,做好预案,救护车什么呀都得等好了。但镜头真的是要爆破的时候,这心真的跳,等一爆完之后,马上通过通信系统一个一个问,有没有问题,一号区、二号区、三号区、四号区,副导演组,自己的区域里有没有什么情况,报到我这儿没有,算踏实了。

  之后胡晓峰又讲了当年拍《赤壁》的一些细节,再次强调“最辛苦的不是筹备这些物资,更多的是关于安全的压力。”“真的要注意所有的工作人员,包括群众演员他们的安全。”

  网易娱乐:这部戏有什么惊险的过程吗?

  胡晓峰:这部戏还真的没有,唯一有一个群众演员心脏病犯了,这次我们有很多年纪大的群众演员嘛,她自己不知道有心脏病。好在我们每次拍这种戏的时候就算再没钱,也得找救护车候在旁边。就是意外以后,我们一定是第一时间把人送到医院,我自己的感觉,你拍戏呀,特别是拍这种戏,它不可能没有失误,我们第一要想好预案,第二我们必须要冷静的面对出现的问题,在第一时间把它处理得较为正确,千万不能因为人为的再造成损失。现在有的时候我们的操作能力还达不到人家好莱坞的那个,它完全是工业化,我们有时候还有点小米加步枪。

  谈两大影帝:来拍戏不是来享受

  近年来,国内有电影制作开始邀请好莱坞演员加盟,但是最后真能成的并不多。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好莱坞演员,一个是片酬高,一个是合同严谨,在国内电影业并未完全工业化的今天,这两个条件是让很多制作人望而却步的门槛。但是这次在《一九四二》中,却一下子请到了阿德里安?布劳迪和蒂姆?罗宾斯两个重量级影帝。对于这两位大牌演员,胡晓峰表示他们很严谨也很职业,“是来拍戏不是来享受的。”

  网易娱乐:说到好莱坞,这部电影中有两位影帝演员,我们知道好莱坞明星他们有自己的标准,吃住行的标准,他们有什么特别要求?剧组怎么满足的?

  胡晓峰:前期谈的时候稍微麻烦一点,因为他们是经纪公司来谈的。他们的标准很严格,比如说很早就开始,他就说你们国内的生活车是什么样的,我们用的什么样的,你们给我们照片,我们要确认,这些工作都不是他本人,都是经纪公司。后来其实我觉得他们来了以后啊,真的是很好。

  网易娱乐:要求不多吗?

  胡晓峰:嗯,生活中肯定是我们找最好的酒店,但是你知道有的地方最好的酒店又能好到哪儿去呢?那确实没法儿跟美国比,但是他们在这方面还都行,我觉得他们来了以后就是很职业,非常职业。他们来干吗来了?来拍戏来了,不是享受,要是享受根本也不来这儿,是吧。

  当时这两个演员拍戏是在教堂特别多,那个教堂我们得修路啊,要不然重型车都过不去。那个教堂之所以保留的特别完好,就是因为它是在一个特别闭塞的一个地方,我们找的时候特别费劲,找来找去,到晚上九点终于看到这个教堂了,完了第二次我再去也找不着,因为它那个路特别窄。而且再加上村里他们不愿意让大车从那儿过。结果定了以后又是好莱坞两个重要演员要在这儿拍戏,这儿成了主要场景,所以就得跟当地联系,得修路,得把相对的路障全部拆掉,完了一百多辆车停在那一个地方,你总不能说把人家路全堵死啊,所以要把路修宽。

  这也是这个戏的另一个难点,就是说它的场景全都是实景,没有搭景,如果电影通常的规律,有百分之五十的景应该是搭的。

  网易娱乐:这次完全没有搭景?

  胡晓峰:没搭,都是找到实地的景,所以就造成山西二十多个点。在一个地方待不了三天,这一个点和下一个点可能就是要四、五百公里,你说你是转点让大家住呢,你还是天天让大家折腾?我们后来到什么程度呢,就是说,比方说制片部门把这个A点搭好了,大队到了只拍三天,另外一组人,大队一到去B点,就这么倒着走。有些地方小县城,我们住了十几个宾馆才能住下这四百人,或者六百人,把所有的县城宾馆住满了,最后有的司机实在没办法,只能住大车店,他们尽可能离景地近一些。

  我们就搭了一个场景,就是分粮会议。找了一个库房搭了一个场景,剩下的全部都是实景改造的。所以这个也给这个戏增加了难度,整个调动起来,还得特别想着要科学的调动,第一要保证大家的安全,第二又不能说我拍五个月戏,两个月是转点,那就太浪费了。

  网易娱乐:得算着怎么把这个钱合理的花。

  胡晓峰:对,我不用去想找钱,但是(得想)怎么把它合理的用好,用在性能价格比最高的程度,在画面上能显示出来,这个计划得特别周密,而且还得根据导演拍摄的情况随时调整。

[责任编辑:]
分享到: 更多

健康养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