赣视网赣视网 > 娱乐 > 综艺节目 > 正文

揭秘《百变大咖秀》 化妆师累到尿血

2012-11-28 14:08来源:都市快报

  相比浙江卫视《中国好声音》的先声夺人,湖南卫视的综艺节目《百变大咖秀》是逐步惊到观众的。

  最先吸引大家的是何炅谢娜两个主持人的百变造型——梁山伯与祝英台、哈利-波特与白雪公主、宁采臣和蓝精灵,还有小龙人、济公、杰克船长、玛丽莲-梦露……这些花团锦簇的造型出现在节目上,着实娱乐了大家一把。

  真正惊艳的嘉宾艺人的表演,尤其是当搞怪耍宝的大张伟惟妙惟肖地模仿罗大佑、张震岳,名模瞿颖牺牲美貌反串模仿崔健、维塔斯时,一个对大张伟完全无感平时也不怎么看综艺节目的观众对记者说:“瞬间惊住了,没想到大张伟这么认真,完全改变了我对他的看法。”

  一个节目就这么火了。近日,记者走进了《百变大咖秀》的幕后以及录制现场,从头到尾地了解了一下这档节目的台前幕后。

  一档临危受命的节目

  《百变大咖秀》的推出正值湖南卫视的多事之秋。

  凭借选秀等综艺节目和偶像剧,湖南卫视曾经在各大卫视中一骑绝尘,吸引了众多年轻观众。今年是个例外,因为湖南卫视的王牌选秀节目受到限制,以浙江卫视《中国好声音》为首的多个选秀节目占领了这个市场。同时,其最拿手的独播剧也因收视率不佳败给了其他卫视。

  湖南卫视“龙头老大”的娱乐地位受到冲击。为了改变现状,湖南卫视先后推出了《向上吧,少年》《全力以赴》《完美释放》等7档新栏目。明星模仿类节目《百变大咖秀》也是临危受命的新节目之一,负责节目制作的是曾多次担任湖南卫视跨年晚会直播和“快男快女”总导演的洪涛团队。

  和《中国好声音》一样,《百变大咖秀》同样是一档引进自荷兰的综艺节目,虽然该节目尚未在全球大规模流行,但已经有了成功的经验。湖南卫视很庆幸引进了这档节目,执行导演安德胜说:“从已经引进过的西班牙、比利时等十几个国家的效果来看,能有现在的表现我们是一开始就预期到了的。”

  刚开始,艺人并不怎么配合

  从张国荣、梅艳芳、邓丽君、迈克尔-杰克逊等已故明星,到白雪公主、蓝精灵、济公、甄嬛等影视作品形象,《百变大咖秀》呈现给观众的“模仿”并不仅仅拘泥于外貌的相像,《百变大咖秀》呈现给观众的是别开生面的模仿秀,而明星们“极致疯魔”的表演,也让大家看到了艺人们的另一面。

  做到这一点,并不容易。前期确定艺人名单需要5至7天,确定艺人模仿的角色需要3至5天,确定造型需要1至2天,准备道具、头发、服装等需要5至7天,艺人上课需要1至2天,走台彩排需要2天,最后才能进入正式录制环节,这涵盖了导演、表演、化妆、造型、声乐等多个方面的统筹制作,相当于在制作一部影视作品。

  单是确定艺人部分,就有很大的难度。“因为之前没有这类形式出现过,所以大多数艺人都会有心理障碍。”安德胜说,“我们会主动联系他们,但艺人或者担心被模仿者太丑有损自己的形象,或者担心模仿得不好会影响形象……总之,直到第一季第四五期的时候,艺人们才开始慢慢接受邀请。”台湾选秀歌手胡夏(微博)就是如此,负责节目造型化妆的罗红涛说:“开始的时候这也不让化,那也不让碰,头发都不让我们打理。觉得自己是偶像,怕弄出来的样子不好看。”

   王喜塞卫生棉扮鸟叔

  安德胜表示《百变大咖秀》的目的其实很简单,就是让艺人们以各自的身份来参加一场化装舞会,让观众能够在观看的同时放心一笑而已,“为了弱化比赛环节的紧张气氛,我们特意选择了快速过渡的方式,打分环节也只是为了具象化艺人当天的表演而已,没有什么苦大仇深和擦眼泪讲故事的内容。”

  节目的播出打消了艺人的疑虑,他们越来越配合节目组的制作。保剑锋(微博)(微信号:baojeff) 就给化妆师千纬留下了深刻印象:“他上次模仿张国荣,我们跟他说外形已经很接近了,就是眼神还差一些,可能需要戴美瞳。从来没有戴过隐形眼镜的他想了很久后决定戴美瞳,不过在戴的时候却吓得瘫倒在凳子上一直发抖。”香港演员王喜扮演的鸟叔曾爆笑全场,为了让王喜的脸胖起来,千纬悄悄在他嘴里塞了一个女生用的卫生棉条,直到表演后才告诉他真相,王喜为此惊愕了半天。

  正是艺人这种豁出去的狠劲儿,《百变大咖秀》吸引了观众的关注。罗红涛特地举了快男武艺扮一休的例子:“那时正是夏天,穿件儿厚衣服都会热得不行,但那孩子不但要戴假头皮,还要在假头皮上戴一个闷热无比的光头套。当时造型弄到一半,导演都过来说不行就换个角色算了,但武艺一句话都没说,最后坚持完成了表演。”

  化妆师压力大得都尿血了

  “每天都要开会到三四点。都不好意思说,我压力大得都尿血了。”罗红涛坦言。看似轻松的娱乐节目,幕后的训练却非常辛苦。实际上,湖南卫视《百变大咖秀》的录制现场非常普通,需要走过一层破旧的楼梯,再过一条曲折窄小的走道,才能到现场。舞台并不大,表演时所需的道具、布景全都拥挤地堵在一侧,剩下的空间连一张椅子都放不下。总导演洪涛和导演安德胜等人坐在观众席上,对着一台电视监视器看彩排效果,旁边是一台家庭式的取暖机。

  因为要让《百变大咖秀》打赢全国收视率的“回马枪”,制作人员压力非常大,接受采访时,他们都表示非常累。千纬更是带着老公和肚子里的孩子在工作,面对记者,她笑着说:“我先生可以和我一起吗?因为我现在怀孕了。”

  “这是一档严肃的娱乐节目”,声乐老师魏雪漫严肃地说:“我们要在很短的时间内,帮助模仿嘉宾找到被模仿者的特点,并帮助他们在最大程度上接近被模仿的大咖(大牌明星)。比如我的声乐部分,在接到每一个艺人的模仿指令之后,我是需要备课的。要总结被模仿的大咖的特点,并结合模仿者本身的特点,找出能让双方声音更为接近的培训方法。毕竟颤音、高音或者特别低的声音,都不是普通人能随便模仿的。”

  嘉宾的模仿对象确定下来,魏雪漫需要从视频、文字等资料中寻找歌曲的创作目的、背景和情感故事,然后再根据被模仿者的音色,在最短的时间内为模仿者找到最快速的学习方法。“教唱歌其实不难,但是要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让艺人在最大程度上接近被模仿者,那就真的太难了。”魏雪漫说。

  大张伟已经对模仿上瘾了

  节目火了起来。

  越来越多的明星对这档节目产生了兴趣,包括叶童、李玲玉(微博)这样有江湖地位的艺人也开始玩起票来,而大张伟、瞿颖、王祖蓝等人的表现更是让人吃惊。负责“调教”艺人声乐的魏雪漫老师说大张伟刚来的时候就是一个多动症患者,到处耍宝,后来则越来越认真,在模仿蔡琴声音训练时,大张伟一个人闭着眼唱歌,“我能看见他站在那儿双手握成拳头发着抖,虽然他不会说他有多激动,但我跟他都感受到了那段表演里面的感动。”

  现在大张伟甚至对模仿上瘾了,他没事儿就会在家上网买假头发和假眉毛,自己化好妆然后拍照片发邮件给节目组,并且会记笔记说自己还能演哪些角色,哪些地方还需要老师们的帮助,与大家意识中“玩世不恭”的闹腾劲儿完全不同。担任表演老师的台湾制作人许杰辉透露:“他心里其实非常柔软,他最需要的其实是大家的鼓励。”

  目前,《百变大咖秀》已经在筹备第三季的录制内容。除了与艺人沟通模仿角色这类重复性的难题,导演安德胜表示,节目还将加入外景录制和观众互动等方面的内容。之前节目的单人PK的模式,也将更换成单人及组合PK兼存的模式。“比如瞿颖会和白凯南(微博)(微信号:baikainan)搭档《纤夫的爱》,大张伟和贾玲(微博)会搭档《知心爱人》,王祖蓝和朱咪咪会搭档《归去来》等表演。”

  记者在探班时刚好碰到王祖蓝和朱咪咪在彩排《归去来》,除了扮相相似外,两人在表演和演唱环节加入了更为“随意”和“无厘头”的内容,让在场的所有人从头爆笑到尾。

  幕后大咖

  化妆大咖:罗红涛

  罗红涛是湖南卫视的元老级人物,从事“特效造型”已经三十余年。接手《百变大咖秀》后,他四处找团队,甚至找到了电影《建国大业》

  的造型团队来做,因为出来的效果并不理想,她最终还是决定启用湖南卫视的团队。

  表演大咖:许杰辉

  台湾制作人许杰辉曾制作过《全民最大党》《超人气学园》

  《爱你一百年》等节目。除了表演环节,在《百变大咖秀》第一季的前几期节目中,许杰辉还负责服装、道具、布景、灯光、画面和构图等多个方面的工作。

  造型大咖:千纬

  在台湾,千纬不仅会帮《全民大闷锅》和《全民最大党》等节目做造型,更会随着艺人来大陆开演唱会和做活动。这次是她第一次长期加盟一档大陆综艺节目。千纬说:“在台湾做‘大咖秀’这样的节目,从服装到化妆再到道具和塑形,顶多也只有5个工作人员。这里相对比较轻松,第一季节目的10个明星,我基本一个人一天就完成了。”

  声乐大咖:魏雪漫

  担任艺人声乐模仿训练的是歌手魏雪漫。虽然声乐教室里面有电子琴、架子鼓等乐器设施,但自称不是“老师”而是“陪伴者”的魏雪漫说:“所有设备及引导只能起辅助性的作用,艺人们真正需要的,是从自己的声音、身体以及意识中产生的能量。”

[责任编辑:]
分享到: 更多

健康养生